脱口秀演员在时尚圈吃饭吗?

 

 

前几天你看了暮光节吗?

明星长相:啊啊啊啊,姐姐好漂亮,哥哥好帅!

笑谈节目三重奏:李生日,给你的员工一个红毯造型训练!

 

1.

脱口秀演员时尚圈有点荒诞。

有网友准确地将这一活动描述为“风情万种的女明星,端庄的男明星,逃兵当罚”。没毛病。明星们做表情摆姿势都那么熟练,熟练到跟回家一样。

 

 

(关晓彤终于出土了,庆幸)

到呼兰,小鸟,毛豆,大家都可以聊5分钟,但是走红毯5分钟好像有点难。

他们走路的时候,不是风,是义。乍看之下,这是超级女生决赛之夜的同一个公证人。再看看赞助整个活动的甲方女老板和她的两个保镖。他们还非常熟练地在“官方总赞助”旁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这让他们的口味更加浓厚。

 

 

(鸟鸟简单的签名看起来太社交恐惧了)

定点拍照环节,我以为自己到了微博分会场——保持军姿,握紧拳头,尴尬地笑着,很有礼貌。唯一解放双手的呼兰,顺从地把手指贴在裤子的缝里。

迷失在另一个世界有点可爱又搞笑。原来你们脱口秀演员不用说话就能把大家逗笑。

 

(这是一张动图)

这个观众懂脱口秀,会做表情包,给小鸟一个回拨。

 

这个梗来自《腾飞5》的决赛。鸟类通过悲观来谈论幸福。说到妈妈,她总是担心自己快乐至极,却不知道自己一点都不快乐。“我平时的生活状态只有三种,中度、伟大、伟大。”这波属于三大悲情,完美呈现。

 

这张图越来越像三个小学生在家里没人的时候像大人一样梳头,穿上帅气的西装。结果他们回来的妈妈突然抢了他们的包,把他们送到角落里作为惩罚,笑得三分紧张,三分拘束,四分难过。

帅气的西装很快就被人脉很广的网友扒出来了,价格相比明星们的高价应该不会太亲民。百元款让你体会到红毯的自由。

 

穿起来的效果也挺亲民的。呼兰丢失的角衣被怀疑是否不小心折了衣角。有些人在伤口上撒盐。“如果别人穿了,可能就知道是设计好的了”,这是极大的虐!

 

虽然是被绑架来参加颁奖的,但他们大概是开心的。

伯德在后台看到很多明星,提到邓紫棋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还是不好意思打招呼;毛偶像化公费成功,西提与超越姐姐合影。

 

(看他那毫无价值的笑容)

而且在男明星被罚板着脸,女明星聊着聊着就飞起来了的场景里,没人在意他身后那个“比别人大两排头”的毛豆,一直盯着YCY,哈哈哈。

 

2.

如果有人生气了,生意就会找上门来,脱口秀演员也会找上门来。随着名气的增加,他们不再是娱乐圈的业余选手,而是明星选手。拍摄杂志、出席活动等工作也就顺理成章的来了。

俗话说,没有经验的人对着镜头摆姿势比写稿子难多了,只会遇到新人的拘谨和不安。

 

如果你不会笑,就不能说你根本没有受过从容应对大场面的训练。怎么办!一期《脱口秀》对比电影节,完成了宇宙最强编辑部全球首映的红毯。

与呼兰、小鸟、毛豆配置相同的两男一女,以及庞博、杨莉、孟洋恩都盛装出席。她带着自信的笑容,稳健的脚步,好台风,杨丽的卷发,带领大家走出了豪门兄弟姐妹的氛围。

 

 

下一组进入的何和呼兰表情轻松,手不知道往哪里放。李呼兰“穿偷来的西装”。和这次相比,微光节确实是一个进步。

 

王建国他们一组,走的是剧组最稳重的感觉,所有的工作人员站着都是毕恭毕敬的。jpg。

 

 

杨莉有走红毯的精髓。“不就是昂着头走出气场吗?”

实践证明,在只有同事看公司年会的情况下,这个理论勉强可以用。当你踏上时尚圈的地毯,被明星包围,被大炮瞄准,笑死,完全不是这样。

 

例如,杨莉去年参加了GQ的活动。

《知性GQ》是时尚圈的顶级杂志,每年年底都会邀请一大群明星做事情。去年的海边音乐节上,杨颖、迪丽热巴、周冬雨、杨洋和西蒙等明星云集。杨莉收到这种级别的时尚资源有点意外。

当天为明星们布置了各种稀奇古怪的道具,包括但不限于仙女棒、树叶、鱼竿等。

 

 

计划是美好的,但谁也没想到海风能这么大,大到和汪小菲大s的婚礼差不多,烫到了很多人的脸。

李也是一阵风的受害者之一,她无法摆脱她脸上顽固的头发。

 

毕竟杨莉会戴着洗碗手套(布施),坚持在何的荆棘玫瑰剧场演出《他爱我,他不爱我》。

我仿佛听到她在哭:这钱你一定要赚吗?!

 

终于真正感受到了下班的喜悦。

 

事后杨莉说,那时候是真的emo。骄傲的放纵被无情的吹走,他只希望自己被带走。

 

脱口秀演员不是嘴上说说闯进时尚圈,在门外打转,而是真的接触圈子。

《时尚芭莎》是圈内著名婚庆公司的“五大杂志”之一,在娱乐圈有名字的CP明星基本都上过封面和内页。

 

然后,《脱口秀大会》的选手们成功挤进了他们在星光熠熠的演播室,不止一次。

 

 

 

(时尚可能还是要脸朝下)

还是杨莉。她的杂志照片有时很有趣,有时看不懂但很震撼。诚然,拍照是杨丽不喜欢也不擅长的工作,但她有一种专业素养,完美地展现了一个合格的当代工作者是什么样的。

 

 

有一次,经纪人给了她一份拍摄杂志的工作。她在家里挣扎,最后还是去了。她在现场听候工作人员的调遣,乙方很自觉“顾客满意”。

听说后面有人,暗自庆幸自己能快点拍完。听说没有道具可拿,我瞬间戴上了痛苦的面具,怕自己摆不了姿势。这种担心不无道理。如果你不相信我,请看看她仍然无处安放的摆动的手臂。

 

 

好不容易拍完了,我就不直接看三连了,在片场一秒钟都不呆,以最快的速度下班。

 

痛苦的片子还不错,至少手臂看起来不新鲜。

 

杨莉和杨孟恩进行了一次辛酸的拍照,并就如何拍摄杂志进行了交流。杨莉自学了总结的规律:表情不要太大;如果太大,肯定会崩溃。

所以你们俩才敢轻轻碰嘴唇?

 

(ELLE也是五大议题之一)

鸟类也是如此。她调侃时尚圈找不到人,叫她去拍杂志,冷面鸟却意外的很皇家。

 

 

我想起她以前说过的话。这张照片的背后是她一直在努力吸气,冰冷的脸看起来越来越喜剧化。

 

到一些具体微妙的表情,比如杨孟恩不懂什么是坏笑,男明星的邪笑很迷人,留给他的只有猥琐。杨莉再次建议:回家找个模板,对着镜子好好练。

这是来自实践的真知,面对宋茜的照片,她的表情就是这样。

 

李雪芹拍完男装,在家隆重脱毛两个小时,然后换上t恤短裤拖鞋就去了。

虽然影片出来后很多人觉得她是被男扮女装背刺,但她拍得很开心,还说要把学性感写成笑话。

 

 

和杨丽类似,李雪芹在拍戏前总是很焦虑不摆造型,怕她搞笑。她一本正经地进了棚,就开始了脱口秀。

“我只是一只被抓住的大蛤蟆”。

 

“腿不像我自己,像木棍”。

 

摄影师问她嘴里有没有空气。李雪芹哼了一声,“胖就是胖。情商低为什么脸那么大?情商高的嘴里有空气吗?”。

在拍摄的最后,陆琴总结如下:最不舒服的姿势就是最美的姿势。

 

但这一条并不适用于徐志胜。他只有可怜,没有美丽。

 

3.

脱口秀演员涉足时尚圈,最微妙的就是反差。每天都是搞笑的人搭台,时尚圈不陪你笑。在这里你得穿得很奇怪,而且不能笑。最后,你表现出不情愿,就好像你被绑架了一样。

但是李丹和何,他们自告奋勇。

李的生日主要靠虾米艺人的身材优势走在圈子里。穿西装走t台真的没问题。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GQ看中了它。李生日直接加入了今年真人秀红毯背后的导师阵容。我要去一个时装秀当家教。他一定是脱口秀的第一人。

免责声明:本网信息来自于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内容真实性、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0)
上一篇 2022年 12月 3日 下午7:59
下一篇 2022年 12月 3日 下午8:0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