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然灵感,风格新姿 大麗和和东方花道风格珠宝系列

中国花道以“气韵生动、中正平和”为艺术追求与审美理想,瓶花作品与花器、时令、家具及空间存在着内在的关联,是中国独特的美学体系在生活空间中的延续,亦是文人内在修养的外化。

瓶花虽小,疏密虚实,以小天地做大文章,这与中国美学对“意境”的追求密不可分;中国的传统艺术形态,从书法、绘画、造园、建筑到插花,常讲究“气” – 气韵、气势与气格,此一系列六件作品,花瓣曲面起承转合细腻,配色仿实若生,光影灵动,演绎花束鲜活盛放于原野的生命姿态,洋溢着中国美学对天然“灵气”的珍视。

大麗和和创新呈现「东方花道」风格珠宝系列,以六件富于艺术气息的瓶花主题作品,传承古典,锐意革新。六件作品两两相对,分别从“古典与现代”,“隆盛与极简”,“东方与西方”三个视角,探讨现代东方珠宝的更多风格可能。

“古典与现代”

1「花开胜意」翡翠配钻石胸针.jpg

「花开胜意」翡翠配钻石胸针

此件作品气质正统古典,沉淀着翡翠之美。“瓶”谐音“平”,因此瓶花有太平与平安之意。张谦德在《瓶花谱》中记载:“凡插贮花,先须择瓶,春冬用铜,秋夏用瓷,因乎时也…”。夏秋两季插花,宜用瓷器,清雅脱俗,更适于清供。作品以莲花为主题,整块满绿翡翠雕刻成细瘦匀称的花瓶,翡翠水润清雅、器型雅致,搭配莲花的清韵雅成,疏朗开阔,令人仿佛置身于文人书轩。古代士大夫插花以遣怀,在瓶与花之间,安放心灵的隐逸,花道“静雅”二字在此枚胸针中可见。

2「明华晖暎」翡翠配彩色蓝宝石胸针.jpg

「明华晖暎」翡翠配彩色蓝宝石胸针

满绿翡翠被精心切磨成棱角分明的梯形,搭配温暖明媚的黄色蓝宝石及清雅白钻,洋溢着令人愉悦的轻盈美感,将人带往现代居室。百合花香气迷人,寓意“百年好合”,三朵璀璨的珠宝之花或侧开,或灿然盛放,以此颜君斋,一倍添妍华。两件作品一古一今,遥相致意,展现翡翠的时空包容性。

“隆盛与极简”

3「宝月琼英」无色翡翠配彩色蓝宝石胸针.jpg

「宝月琼英」无色翡翠配彩色蓝宝石胸针

此件作品清雅绝俗,柔润的白玉托起无色翡翠蛋面,如抱月入怀,以现代珠宝语言,描摹古典抱月瓶的凝润美感。彩色蓝宝石点染出梅花的色彩,花束整体造型清绝而不失繁盛,呼应明代花道的“隆盛理念”,隆重、繁荣、典雅。虽处瓶中,花束构图及色彩清理调和,如绽枝头,洋溢着自由奔放的生命力。

4「玉茗清和」彩色蓝宝石配水晶胸针.jpg

「玉茗清和」彩色蓝宝石配水晶胸针

此件作品清和静雅,凝聚宋代插花艺术精髓,与「宝月琼英」同属于冬季瓶花,却美感各异,一繁一简。作品描绘两朵白山茶绽放于水晶花瓶的姿态,仅用一种花材、两朵花形,刻画白山茶凌寒怒放的骄傲风骨,令人想象到天寒地冻、百花凋敝时,她在山野里无畏绽放的动人姿态。花器设计以天球瓶为原型,圆弧形切磨的水晶包覆镶钻内胆,薄透冰莹。清为花韵,和为花魂,大德曰生,大道至简。

5「印象霁蓝」青金石配彩色蓝宝石胸针.jpg

「印象霁蓝」青金石配彩色蓝宝石胸针

这件作品中西交融,幽靓雅致。瓶身以清代霁蓝釉双耳蒜头瓶为原型,青金石的幽深华丽,辉映釉色之美。珠宝郁金香向两侧舒展,与双耳瓶造型呼应。花束蓬松而有呼吸感,似欲从花瓶中跃然而出,蓝紫色块丰盈饱满,色彩之美喷薄而出。

6「吉檀先春」老山檀配彩色蓝宝石胸针.jpg

「吉檀先春」老山檀配彩色蓝宝石胸针

此件作品如色彩与线条谱写的优雅诗篇。花器取形于传统八大瓶型之一的“玉壶春瓶”,以玉壶先春得名。老山檀瓶身敦厚雅致,器型上薄下厚,重心沉稳,安定厚庄。瓶花有其特定的摆放空间,中国花道在明代达到巅峰,与明式家具的辉煌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此件作品令人仿佛置身于肃穆厅堂,一对气质高雅的花几安置于翘头案两侧,花几之上,明堂春深,庄重中和。瓶内斜插一束鸢尾,花型表现手法致敬后印象派大师文森特.梵高,尖而有力的绿叶自花簇中坚定地生长,自由而执着,两朵珠宝鸢尾沿画面对角线前后错落盛开,挺拔秀雅。

这一系列六件作品中西交融,多种珠宝材质创新运用,东方雅韵与现代趣味相融,探索现代东方珠宝的更多风格可能。

免责声明:本网信息来自于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内容真实性、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0)
上一篇 2024年 7月 2日 上午10:23
下一篇 2024年 7月 2日 上午11:3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