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无暴利“美白针”还在流行?不含美白成分还有肝损风险|界面健康315

近日,界面新闻记者发现,在各类网络媒体、社交媒体上充斥着不少关于“美白针”/“米白针”、“脱发营养针”的个人使用经验分享。

但实际上,这些“一针注射美丽”的产品大都是“三无产品”。消费者在使用的时候,不仅面临着巨大的使用风险,付出的花费也实在是远高于产品成本。

依旧有人“铤而走险”

在诸多“美丽针”之中,“美白针”是活得最久的。这类产品至少可以追溯至大S还是美容大王的时代。而如今,它依然在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上活跃。通过搜索引擎检索“美白针”,依旧可以看到大量相关的产品信息。

同时,在社交媒体的评论区,这类产品的来源包括“从医院配”、“美容院买”、“护士上门输液”等,花样繁多。

三无暴利“美白针”还在流行?不含美白成分还有肝损风险|界面健康315

事实上,“美白针”的使用问题已经引发了多轮关注。此前,已经有地方做出提示或者处罚。例如,安徽省消保委在一年前发布2022年2号消费提示中,提醒广大消费者“美容勿盲目,医美需慎重”,提及“美白针”、“溶脂针”这些常见医美项目均不合法;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在2022年5月做出判决,由于向消费者销售、注射“三无”美白针判令嘉和百旺公司退还刘某货款3.4万元并赔偿34万元,为十倍赔偿。

而在当前,已经有一些美容机构表示不再使用。例如,上海艺星医疗美容医院在3月14日表示,“美白针目前国内还没有通过审批认证,有一定风险性,建议选择其他美白方式。”

三无暴利“美白针”还在流行?不含美白成分还有肝损风险|界面健康315

不过,依然有一些机构可以进行美白针项目。3月14日,界面新闻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在建湖康贝美口腔门诊部的在线咨询处询问。随后,有以“可查全国预约查询中心”身份自诩的医美管家联系记者。

该医美管家在询问记者所在地区后表示,“上海薇琳在上海做美白针的口碑反馈很高,薇琳属于上海地区的三级资质的医院,可以做四级手术”,“像薇琳这些大型机构,配药都是专业的医生去配药。”

三无暴利“美白针”还在流行?不含美白成分还有肝损风险|界面健康315

随后,经前述医美管家介绍,上海薇琳的预约顾问随即联系记者。其介绍,预约此项目要先来医院和医生面诊,合适的话可以当天直接进行,此项目为疗程项目,一个疗程是十次,多少疗程根据自身肤色判定,两三天就需要进行一次。

天眼查资料显示,上海薇琳全称“上海薇琳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成立日期为2003年,其当前的经营范围包括:医疗服务、医疗美容服务、生活美容服务、餐饮服务。其曾用名为“上海富华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

当前,上海薇琳旗下也有一系列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但多以原告撤诉终结。股东方面,上海薇琳由上海薇琳医美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薇琳医美”)100%持股,薇琳医美目前处在A轮融资阶段。

不含“美白成分”、还可能导致肝脏受损

虽然在取名上为“针”,听起来是专业的医用注射剂产品,但截至目前,国内没有获批适应症为美白的产品。而依据诸多网络端流出的短视频讲述,此类产品甚至没有“标准化”的成分和剂量,在实际使用过程中,大量产品的主要成分为氨甲环酸、还原型谷胱甘肽和维生素C。

显然,无论是氨甲环酸、还原型谷胱甘肽还是维生素C,它们获批的适应症也不包含美白。也就是,“美白针”哪怕是从成分看,都不是可以美白的产品。

实际上,氨甲环酸注射液是一种止血药,其主要用于全身纤溶亢进所致的出血,比如白血病、再生不良性贫血、紫癜以及手术中和手术后的异常出血等。而注射用还原型谷胱甘肽是一种解药物毒性产品,通俗理解为“保肝”,其适应症包括病毒性、药物毒性、酒精毒性及其他化学物质毒性引起的肝损伤等。

此外,虽然“补充维生素C可以美白”的观念深入人心,但注射用维生素C主要适应症集中于防治坏血病及各种急慢性传染病,也可用于紫癜等疾病的辅助治疗,适应症还包括慢性铁中毒、特发性高铁血红蛋白血症。同时,大剂量静脉注射时还可用于治疗克山病以及抢救心源性休克。但均不包含美白。

需要指出的是,大量的医疗科普类资讯也已经反复提示,长期每日使用2-3克维生素C,容易在停药后引起坏血病;长期大量应用维生素C可引起偶发的尿酸盐、半胱氨酸盐、草酸盐结石;快速静脉注射还可能引起头晕和昏厥。

对于美白针,某三甲医院药师对界面新闻记者介绍,“这类产品每年都有人咨询”,但无论是氨甲环酸注射液、注射用还原型谷胱甘肽还是注射用维生素C,都属于处方类产品,所以如果是用来美白,肯定属于超适应症用药,药监部门可以对其的违规使用进行查处,但这些产品能大量存活的原因也在此处——它们本身其实都是比较普通的药物,可在医疗机构内开方和使用,使用的风险和发生事故的概率也相对较低,处在“不提美白也没人关注”的情况;同时,对于一些美容机构来说,获得的难度也不是很大。

前述药师表示,从药物原理看,这些成分能“美白”主要是发挥了药物抑制黑色素、抗氧化和调节肝脏的功能,“肉眼看起来短期是白了”,但用药一定存在用药风险,尤其是突击式大剂量用药,“哪怕是大众觉得无害的维生素C,大量注射容易造成肝功能受损”。

除了获得门槛低,利益或许才是这类产品保持持续风靡的原因。当前,国产的氨甲环酸注射液(5ml:0.25g/支)、注射用还原型谷胱甘肽(1g/瓶)零售价格均是20元-30元,维生素C注射液(1g:5ml,支)零售价格约2元,由此,这一个组合下来,成本约在50元。

对比这“每剂大几十元”的成本,在网络媒体上,此类产品的价格被描述为“每针成百上千”、“一个疗程上万”,有的产品还区分了国产和进口。但无论如何,和50元这一数据比照,如若收费5000元,已经是100倍。

当前,也有一系列医疗视频对该类产品进行解释,且不建议使用。北京协和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孙秋宁在名医在线平台上解释,“它的确不能叫做美白针,它只是加快了色素颗粒的代谢,让色素颗粒可以快点排出体外;它还有一些让色素细胞适当的少分泌颗粒,所以并不是说打得越多,你就分泌颗粒越少,如果这个颗粒你掌握的不好,可能会让你不分泌颗粒全身变成白癜风。”

成都京东方医院整形外科副主任医师肖斌表示,美白针中的氨甲环酸属于临床上的止血药,确实能够祛除黄褐斑,但长期使用有较大的副作用。此外,肖斌还表示,当前还有无良美容机构在产品中加入缩血管的成分,“这样你的脸部看上去是苍白,也就是说是没有血色”,和美白不是一个概念。

事实上,在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皮肤性病专业委员会色素病学组、中国中西医结合学分会白癜风研究中心、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医师分会色素病工作组皮肤性病专业委员会色素病学组2022年发布的《祛斑美白类护肤品在黄褐斑中的应用指南》(下称“《指南》”)中,“祛斑美白类护肤品在黄褐斑中的临床应用”一节中确实提及了“氨甲环酸、谷胱甘肽、高活性维生素C等祛斑美白类成分可通过微针、纳晶等方式导入” 以此进行黄褐斑防治。

但此《指南》也表示,应根据黄褐斑的分期分型进行治疗。此外,要指出的是,任何领域的《指南》都代替不了临床获批的权威性。且即使是在这一《指南》范围内,这也一个用来治疗黄褐斑的方式,而如果美容机构介绍此产品可用来美白,就是在夸大表述。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美白针”之后,针对“发量焦虑”,头皮营养针、生发营养针一类的产品也在社交媒体开始盛行。而比起“美白针”中的较为明确的氨甲环酸、还原型谷胱甘肽还是维生素C类成分,针对脱发的“营养针”目前还没有特别明确的“配方”,目前流出的成分包括血清、维生素B6。

其中,维生素B6有治疗脂溢性皮炎的功能,脱发治疗中存在建议口服辅助治疗的情况,但其也不是包含脱发适应症的药物。当前全球范围内仅有非那雄胺、米诺地尔两款药物获批治疗雄激素性脱发。其中,OTC类药物米诺地尔可外用治疗脱发,由此,其也是社交媒体上的“治秃神器”。但从实际治疗上观察,脱发的成因非常多,包括脂溢性脱发、斑秃、产后脱发、神经性脱发等等,因此,在脱发治疗前还是应到医院就诊,并对症治疗。

免责声明:本网信息来自于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内容真实性、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0)
上一篇 2023年 3月 14日 下午6:39
下一篇 2023年 3月 15日 下午10:4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